世界神經外科學會新會長 杜永光:開腦救命鈔票別計較

  • 報導/邱玉珍 攝影/施岳呈 編輯/程嘉華

來源

http://mag.chinatimes.com/mag-cnt.aspx?artid=11502&page=1

 

「人生很多事,都不是我所能預期。」台大腦神經外科主任杜永光表示。他強調,當選世界神經外科學會聯盟(WFNS)會長,是人生中的一個意外;而年輕時,選擇神經外科,成為台灣腦血管與顱底腫瘤手術的巨擘,也是人生中的意外。

杜永光不只是台灣腦神經外科界數百位醫師裡的知名人物,也是世界腦神經外醫學界裡的頂尖人物,在國際醫學會上,不少外國教授一提到台灣,第一個就想到他。

台灣切過最多頭顱的人

台灣神經外科醫學會理事長邱仲慶形容他是「台灣腦血管手術的第一把交椅。」杜永光也是國內開過最多頭顱的醫師,他什麼刀都開,即使再艱困的手術如腦血管畸形瘤,也會冒險挑戰,惟獨有一種「刀」他不會冒險……。

「我不會冒險為惡性腫瘤患者開刀。」杜永光說坦白,惡性腫瘤即使拿得一乾二淨,半年後還有可能復發,因此沒有什麼意義。他進一步表示,惡性腫瘤很容易治療,但不容易根治,即使開刀拿掉腫瘤,患者得做電療、化療,每天受罪,毫無生活品質。

「開刀後,病人可多活半年,但在醫院住兩個月,做化療四個月,我個人認為,這樣的奮鬥沒有目標。」杜永光說出自己不太願意為惡性腫瘤患者開刀的原因。

杜永光有一套判斷病人適不適合開刀、值不值得冒險的哲學。怎樣的狀況下,他願意冒險動手術?「病人術後有好的生活品質」是他考慮手術的第一原則。杜永光形容:「腦外科手術就像做買賣一樣,你會面臨危險;但如果贏了,病人就會有好的生活,再活十年、二十年沒有問題。」

不同於一般外科,腦神經外科醫師的術前判斷格外重要,不能有任何閃失。開刀前,杜永光總是切磋再三,緊盯病人電腦斷層片子,反覆思考從何處動刀最好。「我把它想像成立體構造,反覆思考開下去可能碰到的狀況。」他說。

素描手術過程精進醫術

我想到日劇《白色巨塔》裡的財前教授,進行高難度手術前,總在醫院頂樓摸擬手術裡可能碰到的狀況。不只如此,術後,杜永光還會把手術過程巨細靡遺畫下來,「這非常重要。畫得出來,表示對腦部結構已充分了解,下次手術時會更得心應手。」

酷愛畫畫的他,總會隨身帶一本小冊子,把手術過程畫下來,「每畫一次就好像再開一次刀。」杜永光鼓勵年輕醫師也隨時畫下開刀示意圖,他認為,以鉛筆素描詳細記錄手術部位,是他醫術不斷精進的祕訣。

中學時一度想念藝專的他,在父親建議下,最後仍選擇學醫。他是家中獨子,與外科醫師父親杜世彬感情深厚,父親當年看到一則報導,說台灣即將引進第一台電腦斷層掃描機,於是建議他選神經外科。

「我原本想攻讀內科,認為那是一個複雜多變的世界,後來發現,內科雖然有趣,最後仍是無解。」

這年是一九七八年,在這之前,腦神經外科醫師猶如瞎子摸象,杜永光選擇神經外科,還被好友取笑,認為他「頭殼壞了」。事隔兩年,這位好友也跟隨他的腳步選擇神經外科。

有人說,杜永光是天生的腦外科醫師,他卻認為自己的成就絕非天縱英明,而是靠萬全準備。早年,杜永光剛從美國回國時,為了能在台灣進行國外剛開發的腦血管與顱底手術,反覆鑽研、摸擬,一本書總要念上好幾十遍。

一九八八年,當他提出要在台灣執行位於腦部深處、解剖位置相當繁複的海綿狀竇手術時,很多老教授笑他:「這傢伙一定在吹牛,這地方怎麼能開?」但他並不氣餒,收集所有相關論文,並將Vinko V. Dolene一本厚如百科全書的著作《海綿狀竇的解剖與外科》反覆K二十遍以上,才開始動刀。杜永光不認為台灣沒有國際水準,「外國人可以,台灣也可以。」

嘆健保扼殺醫術傳承

醫術精湛外,杜永光對待病人非常親切,採訪當天,剛好是他的教學門診,他帶著一群學生查房,對於家屬詢問,他總是深入淺出地耐心解釋。以腦水腫為例,他告訴家屬,就像家裡水管阻塞需要通一通,腦裡的水若不排出,患者會一直處於昏迷狀態。

今年六十三歲的他,再過幾年即將退休,卻非常憂心台灣腦神經外科的發展。他說,健保制度是扼殺醫學進步的武器,它讓很多年輕醫師不願投入花時間、風險高的科別。以他個人為例,曾花五十七個小時為一位年輕病人做動靜脈畸形手術,這種大手術風險高、健保給付低,根本沒人願意做。

問他找到傳承弟子了嗎?杜永光搖搖頭:「腦神經外科很辛苦,沒人願意花時間學。」開刀就好比下棋,錯一步全盤皆輸,尤其腦血管手術,和開腦瘤不同,不是全贏就是全輸,醫師不能開到一半說不開了,不到最後一刻,絕不能放棄。

他常對住院醫師說:「選擇神經外科,一定要有興趣,這條路是賺不了錢的。」像他開了三十幾個小時的刀下來,覺得很愉快,因為終於克服了問題。看著病人恢復良好,是他最快樂的一件事,根本不會去考慮健保給付多少。


突破對岸打壓 高票當選

杜永光鼓勵年輕人,多發表研究論文投到國際期刊、到世界各地參加研討會,與國際人物交流。他很慶幸自己年輕時,有機會到國外增廣見聞,讓他結交許多朋友。這次被提名為世界神經外科聯盟會長候選人,正因他長年參與國際事務,打下深厚人脈。

談到這次參選,杜永光感嘆,中國大陸在任何場合都不忘打壓台灣,即使只是一場學術研討會,也會要求主辦單位將台灣稱為中國的一省而不是國家。每次看到名牌上寫「中國.台灣」,杜永光心裡就有氣,他總是隨身備好立可白,或貼白紙把「中國」兩字蓋起來。

這次他獲世界神經外科學會聯盟提名為下屆會長,也遭遇同樣的問題,在中國大陸強力打壓下,許多國家不得不私下跟他說抱歉。現年六十三歲的他坦言,為此煩到一度想放棄參選,後來覺得臨陣脫逃沒面子,才硬著頭皮選下去。

前往巴西發表競選演說之前,他完全沒有把握勝選,沒想到在北美、歐洲及亞洲各國學會支持下,高票當選新任聯盟會長,也是該組織成立五十六年來第一位當選理事長的亞洲人。

Profile

杜永光
年齡:63
現任:台大醫學腦神經外科主任、台大醫學腦神經外科教授、世界神經外科學會聯盟理事長
學歷:台灣大學醫學系畢、台灣大學臨床醫學研究所博士、美國哈佛大學暨麻省總醫院腦血管外科研究員
經歷:世界神經外科學會聯盟副會長、亞澳神經外科醫學會理事長、台灣神經外科醫學會名譽理事、世界腦血管外科學會會長、台灣神經外科醫學會理事長、世界神經外科學會聯盟顱底外科委員會執行委員、日本神經外科學會雜誌評論委員、市立中興醫院院長、省立桃園醫院副院長、美國哈佛大學醫學院神經外科講師
專長:腦血管外科、腦血流動力學、神經生理學
醫學貢獻:
1990年進行台灣首例顱底部海綿狀竇直接手術
1991年進行亞洲首例以低溫體外循環及心臟停止方式施行顱內巨大動脈瘤手術
1996年發表世界首創以直接手術方式修補頸動脈海綿狀竇廔管之手術方式
擁有亞洲最多病例數之顱內動靜脈畸形手術系列
擁有亞洲最多病例數之以血管繞道進行顱內動脈手術系列
擁有亞洲最多病例數之內頸動靜脈內膜切除手術系列


最大心願:縮短醫療差距

常到偏遠落後國家演講、教學的杜永光,當選世界神經外科學會盟會長最大的願望是「縮短全球醫療差距」。「世界上還有很多國家醫療水準與先進國家有一大段落差。」杜永光說,未來將運用最新網路及雲端運算,分享醫療技術,讓世界各地神經外科醫師進修更便利。

杜永光強調,雖然網路很方便,各地神經外科醫師可透過遠距教學學習新技術,但遠距教學限制多,各國之間又有時間差,很難相互配合。他認為,以後可利用雲端技術逐步克服。

在援助方面,杜永光希望能在醫療資源不足地區投入一些簡易且基礎的設備。此外,為了能讓資源落後國家也能享有先進醫療照護,他計畫建立「神經外科和平工作團隊」。他解釋,可由先進國家組成和平工作團隊,到非洲、中東、越南、寮國等落後國家,協助當地醫療技術發展。

過去世界神經外科學會聯盟也曾到過落後國家進行醫療交流,但每年頂多去12個國家,每個國家平均5到6年才有一次學習醫療新技術的機會,對落後國家醫師來說,只是杯水車薪。杜永光認為,要改善落後國家的醫療水準,惟有透過高科技及組成和平工作團隊深入當地,才能真正奏效。

世界神經外科學會聯盟成立56年來,一直由歐美人士擔任會長,杜永光的當選具有畫時代的意義。他表示,世界神經外科學會聯盟理事長的任期4年,負責一切包括教育、各國間學術專業交流、資訊分享、落後國家器械援助及人才教育推廣、支援等會務。

1955年,該聯盟由世界各國神經外科學會共同組織成立,包括5大洲的洲際學會、區域學會,及各國神經外科學會。目前共有120多國加入會員國,會員約4萬多人,同時也是世界衛生組織(WHO)非政府組織成員。

♪★詩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